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末日余年 > 第二十九章 墙后

第二十九章 墙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念和张志海身上实在是太骇人了,别说赵家人受不了一身人血的两人,自己也受不了。
  
      但他们存水同样不多,在没找到新的水源之前都不得不省着用。罗阿姨打了两小盆水,好歹让两人用毛巾把身上擦干净了。
  
      两条毛巾擦完之后,都染成了红色,直接丢掉,产生出来的血水,本想留着冲厕所,罗阿姨站在厕所好半天,还是倒掉了。
  
      赵家的房子是两室两厅,比余念二人的租房略大一点,但也不怎么宽裕,挤进三个大男人,更显拥挤。
  
      每个幸存者几乎都有着自己的苦难与血泪,同时被困在这套不足80平米的小户型里。绝望的末日情绪飞速发酵着,简直让时间都迟滞了。
  
      再加之余念和张志海提供了他们所知道的信息后,还是明显能感到这家人的防备之心,这当然是可以理解但也同样令人不快的。
  
      两人稍作休息,就开始和赵瑞一起工作,争取至少在今天之内开出一个能够供人钻过的洞口。
  
      这天气睡觉已经是一种折磨,如果还要和其他人挤在狭小的地方一起睡觉,那简直就是酷刑。
  
      中间过程不做赘述,3个人轮流上阵,利用起子,剩下的斧头,还有那把小榔头轮番作业,隔壁的隔壁也传来敲击墙面的声音,但动静比他们的大多了。
  
      余念愕然的发现从灾变之初自己似乎就在做一样的事情,堵门,背人,打洞……
  
      这速度自然比一个人要快得多,在工具不合用,天气又非常炎热,喝水都要控制的情况下,天黑之前还是开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洞,预计入睡前可以扩到合身的大小。
  
      罗阿姨这个年纪的妇女,自带天赋技能可以在半天之内认识一层楼的邻居,余念一直对这种牛逼技能很向往,这家人自然也是认得的,住的是几个打工仔,但灾变后,就没听到他家的门开过,大约是都没回来过,或者是回来已经走了。
  
      而且他们敲打了这么久,也没看到有丧尸从洞口窜出来吓他们一跳,
  
      不论是余念还是张志海,始终还是无法适应杀死同类外表的生物,重新穿上干净衣服洗干净后,又回到了文明人身份,实在不想再去砍人,能省下这番手脚,自然极好。
  
      他们干活的功夫,罗阿姨也开始做饭,两人抽空到厨房看了一眼,发现姜还是老的辣。
  
      夏天的菜如果不放冰箱,顶多到第三餐就会馊。
  
      两人把肉煮熟后放入了冷冻箱,吃之前再取出。利用冰箱的隔热和余冷,大约可以延长1天左右时间。
  
      带叶子的新鲜蔬菜,估摸着顶多再多个一两天。
  
      罗阿姨的方法就高明一些了,她将不着急食用的蔬菜放入一个桶里,桶底留一点水,然后在蔬菜上喷洒清水,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至少可以保存3天左右。
  
      肉类一部分将其煮熟后置于容器中用菜油浸泡,再密封,据她说处理得当的话,保存时间甚至可以到1年左右,以前没有冰箱,一年又没多少肉的时候就这样处理。
  
      还有部分放不下的肉留在高压锅里重新加热上汽数分钟,不再开锅,这样最少可以放3天以上。
  
      其原理都是利用蒸煮的高温灭菌,油和高压锅将肉与空气隔绝,减少菌类的进入。
  
      这些都是非常简单的生活常识,但两人甚少做饭,从前也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自然是想不到的。
  
      天然气还可以用,但火明显比以前小,加上都是用的现成材料,味道自然也一般。
  
      吃饭期间,罗阿姨还有意无意的提到这些食物和水都来之不易,又说在一旁安静吃饭的白牙吃得太多,养大狗太危险云云,一顿饭下来,一屋子人都更不开心了。
  
      好在这会儿无人有心计较太细,匆匆吃完继续干活,争取早日脱离苦海。
  
      为了节省照明,他们只在主卧点了一根蜡烛。
  
      他们干活和做菜等活动的动静都不小,门外的丧尸自然是有感应的,擂鼓一样敲着门,搞得众人宁可躲进主卧忍受闷热,也不愿意呆在客厅,只留下还在昏睡的黑皮兵,他的体温用温度计测试已经降低了一度,主卧关门后声音要小多了。
  
      此时已经6点多,太阳已经下山,从窗台俯瞰,整座城市几乎全部黑了下来,远处也有一些地方冒出微光,但数量远不如昨天那么多,汽车的灯光也消失了许多,就连附近的惨叫声、哀嚎声、爆炸、火光也变得越来越少。
  
      众人都不是聋子和傻瓜,自然知道这些征兆具有什么含义:活着的人,越来越少了。
  
      但没人愿意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即使是那些暗淡的光,有些看似很近,往日也就是散个步就能溜达到的地方,现在被楼下的丧尸海隔绝,就如同群山之中的山头,看似近在眼前,要到达却不知有多遥远。
  
      余念留了个心眼,将那些离得近的还亮着的位置记在了心里。
  
      房间里,唯一的烛光摇曳着,将5人一狗的脸部照亮,静谧非常。
  
      到了罗阿姨这个年纪,最是念旧,触景生情,不禁讲起了许多从前的事情,都是七八十年代的事情,那时候生活条件艰苦,人们不得不相出各种办法度过难关。虽然这次遇见的困难远远超过单纯的物质匮乏,但她还是相信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坎是跨不过去的。
  
      赵瑞打断老妈的絮叨,对余念道,“小余,你换一下小张吧。”
  
      他比余念和张志海其实大不了多少,只是结婚早,喊来喊去张志海似乎有点不爽,余念倒无所谓,他们是客,自然不好说什么,都已经末日了,这些繁文缛节懒得计较。
  
      余念换下了被碎渣子溅入眼睛的张志海,放他到一旁去流眼泪。
  
      几样工具都都磨损严重,起子因为被当作锥子用,屁股已经被砸开了花儿,尖的那头也快磨平了。
  
      右手震麻,用左手持锤叮咚叮咚敲打着墙壁,眼角余光看到周芸呆坐在椅子上,出神望着主卧的门。似乎自从余念和张志海进门后,这女人就一直不太开心的样子。
  
      做饭的时候有个小插曲,周芸不小心把一盆洗菜用的水倒掉了,被她婆婆罗阿姨一顿好骂,那声音直接盖过了丧尸的拍门声。
  
      “都这时候了你们还吵?”赵瑞喊道,也是烦透了。
  
      屋子这么小,余念和张志海都尴尬至极。
  
      看得出来罗阿姨并不是一个非常讨媳妇喜欢的婆婆,周芸显然又属于从小娇生惯养的类型,她的外貌水平是明显超过赵瑞的收入水平的,余念恶趣味猜想这两人恐怕夫妻关系也不大平等。
  
      周芸平日里要上班,带孩子重任全落在罗阿姨身上,现在婆媳被迫关在一起,主要矛盾已经统一了,次要矛盾却还是存在,以至于儿媳妇周芸很少讲话,存在感颇低。
  
      又看了看同样脸色不好的赵瑞,余念心中暗叹结婚真是很恐怖的事情。
  
      当啷一声响,墙壁上一块砖头掉到了隔壁,将余念的思绪从无边际的发散中拉回现实。众人都是一喜,洞口刚才就已经扩到了将近一人大小,这块砖去掉之后,应该可以穿过了。
  
      众人先前没有仔细考虑过打通之后的事情,为了方便施工,洞口选择的位置大约在胸口的高度,方便用力。
  
      余念已经有了点经验,拿着手电的手举过头,上半身入洞后,双手在墙壁上一撑,略微扭动两下就将身体挤了进去,果然顺利穿了过来。
  
      头朝下手撑地后再爬进来,接过张志海递给他的手电在漆黑的房内又扫了一圈。
  
      这间房是这套房的客厅,虽然是给几个打工仔住的,但除了和余念两人的租房一样脏乱之外,该有的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他们虽早探头看过了,但进来站在这里,感觉还是很不一样。
  
      余念站在这空无一人的客厅里,举着手电回头看着墙上的大洞和对面因为开辟了新地图而变得热切的4张脸,很像是深夜入室盗窃,颇觉得有点做贼心虚的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