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明月照远道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竟是白麻

第一百四十八章 竟是白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曹宗钰神智尚还有些漂浮,嘴角自动浮起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这几日昏迷,未进水米,双唇干裂,虽然清菀不停用湿布蘸水润湿,却仍然不能完全止住。下意识舔一舔,却觉得从舌尖到舌根,都干涩无比,轻声问道:“清菀,有水吗?给我喝一口。”一边问着,一边下意识便想翻转身来,后背立即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只能停下来,维持住趴卧的姿势。
  
  昏迷前的经历渐渐浮现脑海,大祭司想要掳走安舒,他飞扑了上去。此后便一无所知。既然自己已经回到南院,谷底之事,当是已经顺利完结。
  
  清菀红着眼眶,去旁边临时放置药碗汤粉的案上倒了一碗水,双手捧了来,正要用调羹一勺勺喂他,曹宗钰摇摇头,自己从她手中接过水碗,一口气喝干,自觉喉咙顺滑了许多,递回碗去,问道:“大小姐和二小姐现在哪里?她二人怎样了?我昏迷了多久?”
  
  “我和曹安康都安好。”曹安舒从门口走进来,先朝清菀说道:“你先下去,让张医官他们做好准备,一俟世子接完圣旨回来,立即查看世子伤势。”
  
  曹宗钰见她一张脸包得跟粽子似的,嘴角已经忍不住露出笑意,便待调笑她一番,却听到她说接圣旨,心中一沉,笑容也消失不见,等清菀退出去,室内再无别人时,低声问道:“什么圣旨?”
  
  曹安舒站在离他约有两尺远的地方,不再靠近,一双极亮的眼睛静静看着他,口中缓缓说道:“据先头报讯的使者说,来的是合门使和秦参政,奉的是白麻,要你我接旨。”
  
  宣麻。
  
  曹宗钰闭上眼睛。刚刚才润滑的喉咙再一次抽紧,这次却不是干渴,而是痉挛。像是有人塞了一整个拳头进去,让他一时间呼吸困难。
  
  过了一会儿,安舒低声道:“你若是不想去,我就说你还没醒。”
  
  曹宗钰摇摇头,声音干涩:“我能躲多久?不接,就能当没有这道圣旨吗?”眼睛抬起来,搜寻着安舒的眼睛,似是想要在她那里寻求认同。
  
  认同他这样荒谬天真的想头。
  
  从安舒低垂的眼帘下,传来的只有沉默和悲伤。
  
  过了一会儿,曹宗钰忽然开始说话,也不顾牵动到背上伤口,声音激越愤懑:“就算你是天子外甥女,你也并没有封号品轶,降什么白麻?这是僭越。台谏、门下都不封驳?尸位素餐,白嚼官禄。又要我接什么旨?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归义侯世子,中枢是集体发疯了吗?翰林院那群自命清高的文人,这等乱命也肯遵奉?”
  
  安舒静静听他发泄,等他一口气说完,空气中只有他急促喘息的声音,方轻声道:“去听了就知道了。”抬眼看着他,目光温柔流连,轻声唤他:“曹宗钰,你知道我此刻最遗憾的是什么吗?”
  
  等了片刻,曹宗钰固执地抿着嘴唇,不肯回答。只好自己微笑着说:“我最遗憾的是,我居然是这幅形容,连吻吻你都没办法。你也是这个样子,连抱抱我也做不到。你我二人,素来不遵礼法,胆大包天,居然到了最后,不得不规规矩矩,兄友妹恭地做人。”
  
  她声音里带着笑意,好似这果然是件极好笑的事情一般。
  
  曹宗钰拧紧眉头,声音里有清晰可闻的怒火:“不要。安舒,我不要听你这样说话。就好像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再无转圜。”
  
  “难道不是吗?”安舒望着他,“就算我在这里陪着你,我也不出去听旨,又能改变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