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明月照远道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再论葬仪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再论葬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六想了想,走上两步,单膝跪地,道:“适才属下出城,未能阻止对方过河,有辱使命,恳请世子责罚。”
  
  在世子问计之时,突然请罪,这是笃定了世子此时必须网开一面,容情三分。
  
  曹宗钰倒没料到他如此无赖,不由得一愕。安舒眉毛高高挑起,面纱之下,笑意嫣然。
  
  这个陈六不仅见事颇深,为人也多有好玩之处。这般没脸没皮的事情,居然能做得如此光明磊落。
  
  曹宗钰本就没打算施加责罚,事情不遂,不是陈六的原因。于是顺水推舟,板起脸道:“这一笔暂且记下,且观后效再议。”
  
  陈六见好就收,恭恭敬敬道:“多谢世子。”不待世子再问,已主动答道:“城外枯骨,不宜加以刀兵,以免伤了生者之心。以属下浅见,既然世子英明,查知他们怕水,不如引他们入城河,待得流水将腐肉烂泥冲刷干净,再由使衙收敛白骨,重新安葬。这样一来,既能解围城之困,也能全了城内百姓的孝心。”
  
  他这番话说出来,在场原本极不服气,冷眼等看笑话的一些行军参谋,顿时对他刮目相看,起了几分敬重之意。他们自己虽如无头苍蝇一般,茫无头绪,但到底还是做事的人,别人一旦提出章程,还是能就中看出几分深浅。
  
  曹宗钰也皱眉沉吟,在心中再三衡量。
  
  安舒却摇摇头,出声反对:“不好。”
  
  曹宗钰回想起在地堡之中,她曾对葬仪一事发表过见解,心中一动,问道:“为何不好?我初初听来,倒似觉可行。”
  
  安舒望着他,问道:“你想想,中原之地,为何盛行土葬?”
  
  曹宗钰想了想,答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全体下葬,乃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报答,也是人伦应有之义。”
  
  “正是如此。在我中土之民看来,若是入土之时,肢体不全,此乃乱葬,是莫大的身后侮辱与刑罚。因此故,历代刑律,纵是论死,饮鸩药,赐白绫,这等可得全尸的死法,都是法外开恩,不得下于庶人的礼遇。”
  
  陈六不服气:“大小姐此话固然有理,但属下方才所言,收得白骨下敛,也算尽了本分,并无加以侮辱。”
  
  安舒反问道:“一旦水流冲刷干净,剩了一河床的白骨,如何区分下葬?若是笼统安葬,那岂不成了乱葬岗?乱葬岗中,都是葬的甚么人,陈参谋不知道吗?你先父也在其中,你可愿他与他人白骨混同?来日你扫墓踏青,供奉祭饷之时,又要如何按礼进行?”
  
  陈六愣了一下,下意识便想回一句:“属下倒是不在乎。”幸好见机得快,将这句大不孝的话吞了回来,顿时明白安舒的意思了。
  
  他与父亲原本关系便极其不睦,其父为老不尊,四处招蜂惹蝶,在他幼年之时,母亲便被活生生气死。他自己若非得族叔怜悯看顾,只怕也早就饿死在自个儿家里。
  
  然而父亲再有不是,他都不能宣之于口,不能大大方方说一句,他恨父亲,于他身后之事,全无丝毫在意。
  
  城中百姓,无论虚情真意,谁都不敢面对这“不孝”的指责。若是有心人居间挑拨,更是容易激起民众激愤之情。
  
  安舒见他沉默,继续说道:“更何况,按吐蕃的习俗,诸凡有罪之人,不洁之人,下贱之人,方才入水而葬。沙州地接吐蕃,又曾沦陷于吐蕃之手,长达百年,民间对吐蕃习俗知之甚详,更不能接受这等类似羞辱的葬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