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明月照远道 > 第八十章 简单复杂

第八十章 简单复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归义府中。
  这些日子以来,在安舒的有意示好之下,众女与她,关系可谓是如鱼得水,进展神速。便是那极难缠的阴南珠、索云,都一致得出曹大小姐亲切友好,平易近人的结论。众人无不认为,京城中那些说她倨傲冷漠的传言,十分之不可信。
  安舒听得腹中暗笑。众女这般众口一词地夸她,倒不见得有多真心地喜欢她这个人,不过是因为她极其热情,隔三岔五便下帖子,请她们去侯府聚会闲话而已。
  曹宗钰忙过府衙的事情之后,总还是会尽量抽时间,回到侯府,可不就正好撞着了。
  安舒自己,却不耐烦多陪她们,常常借故躲开,或者干脆回到栖梧庭。
  阿冉性子温柔,府中下人与她处得极好,有什么新鲜八卦,都爱讲给她听。
  安舒忙完自己的事情,便在凉亭里,一边看书,一边心不在焉低地听她转述,李家小娘子如何在花厅不小心摔倒,正好撞到世子身上,世子当时正与李世子说话呢,顺手接住小娘子,温言慰问了两句。
  结果站在一边的李世子很不给面子,当着小娘子的面,笑得腿肚子抽筋,直叫哎哟。李小娘子当时的脸色,那叫一个大千世界,精彩纷呈。
  此后连着几天,就只见李家小娘子来,不见李世子来。据说世子脸上被猫抓伤了,要好好将养,不能见人。
  又说阴家表小姐拖着二小姐作陪,硬是将世子拉着,在角落里讲了半天的话。旁人也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只知道世子面有难色,再三不肯答应。
  表小姐后来又撺掇着二小姐,非得去了一趟南院,说是当日与清菀一见如故,要特地找她叙叙话儿,又说前日没有准备,送的见面礼简慢了,特地预备了上好的绫罗两匹来赔罪。
  安舒听到这里,放下手中看了几行的书卷,插话问道:“清菀那丫头,事后怎么处置这些礼物?”
  “听说清菀找了一日,将礼物全部包好,去见了夫人,意欲上交。夫人却发话说,这是小娘子们送她的,正是她该得的,让她放心收下,将来传给子女。”
  安舒无声地叹了口气,道:“清菀危矣!”
  阴氏若不说最后这句话,清菀还可将这些礼物再分送出去,多结善缘,总能化解一些对她的敌意。然而阴氏这句话一说,便是将这散财示好的路子也堵死了。
  清菀这下,既不讨曹宗钰喜欢,又得不到阴氏回护,身处他人眼红嫉妒的中心,可谓死地了。
  阿冉等了一下,见安舒无意解释,按下心头疑惑,接着讲道:“大家都说,看来看去,还是于阗的娇公主最有气度,她虽也是日日都来,可每次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世子,并不往世子身前凑热闹。便是有时候尉迟太子硬拉着她,去找世子叙话,娇公主也并不多言。那种温柔娴静的气质,让人看着就觉得心头欢喜。”
  “是么?”安舒不禁笑道:“这么说来,她们私下开的盘口里,娇公主可是呼声最高,赔率最低的?”
  阿冉抿嘴一笑:“小姐怎么知道她们还开了盘口赌钱?”
  “人之常情罢了。她们若是不开,倒是桩怪事。”
  “小姐可猜错了,据她们分析,目前看来,最有希望的,却是李家小娘子。”
  “这却是为何?”安舒不禁奇了。
  “据说这几日下来,世子见李家小娘子的次数最多,对她笑得也最多,如今世子见到娇公主,还是客客气气地称公主殿下,可对着李家小娘子,已是‘若兰若兰’地叫上了。”
  安舒微微蹙起眉头。
  阿冉也不再说话,低下头,将茶壶从小火炉上移开,拎着缠了厚厚棉布的把手,徐徐将茶倒入杯中,一时香味扑鼻。
  倒好茶,阿冉将茶杯移到安舒面前,轻声道:“自从世子上次教了阿冉煮茶,这已经连着好几日,再没见世子来过了。倒是这新鲜牛乳,每日里都是按时送来,从无差错。”
  安舒笑了笑,随口打趣她:“你什么时候,倒染上了这喜聚不喜散的毛病?难道没听人说过么,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
  ——————————————————————————————————————
  “哦,原来这一趟敦煌之行,在你眼中,不过是赴了一场流水筵席?古人有曲水流觞之雅,如今大小姐也有乘兴而来,兴尽而去的别意深致,倒是交相辉映得很。”
  阿冉抬头,见是曹宗钰,他不知何时进来的,穿着深蓝色回型暗纹锦袍,发束玉冠,站在院子里头,一双剑眉绞得紧紧的,眼睛直盯着安舒。
  阿冉连忙起身,朝曹宗钰行了一礼。曹宗钰恍若未见,目光只是落在安舒身上,一霎也不肯移开。
  阿冉收拾了茶具,悄悄退下,将在游廊下玩竹蜻蜓的塔塔儿一并带走,去了院门外边,一边做游戏,一边守着门口。
  空空的院落里,只剩下曹宗钰与安舒两人。
  安舒并不回头看她,身子向后靠,脑袋轻轻放在椅背上,眼睛望着凉亭上方,嘴角挂了个似有若无的微笑,柔声说道:“别说气话,这不适合你。”
  曹宗钰看着她,全身上下每一分每一寸,都在呼啸着,咒骂着,叫嚣着,想要冲过去紧紧抱住她,将她完完全全圈在自己怀里,不顾一切地吻她。
  然而脚下却仿似生了根,半点也无法移动,手掌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心中酸苦已极,涩声道:“我适合说什么?我怎的自己也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