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明月照远道 > 第三十三章 天马传说

第三十三章 天马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草原上的日出不似别处慢吞吞,非得按部就班走完启明、勾边、渲染、爬升等一系列程序。草原的日出,比那要活泼得多,壮阔得多,也狂野得多。
  当苜蓿草上的露珠开始反射钻石般的光泽时,一群小鸟从水边的栖息地苏醒过来,·发出尖利的叫声,如离弦的利箭般径直飞向天空,草原上的日头便被唤醒了。
  天空变成了一整片的金色湖泊,玫瑰色的云朵断断续续地漂浮在湖面上。红日像是刚从炽热的火炉里攫取了足够的温度,带着一往无前的热情从地平线上跃起。牧草与水泊,峡谷与山峦,全都翻染着赤红与金黄。
  早起的牧人已经赶了马群,在寿昌湖浅水处开始洗涤。水里站了百二十匹马,仆佣们用毛刷一遍遍清洗,直到长长的鬃毛顺贴着伏在皮肤上,水流涓涓而下。
  不远的草场上,另一群已经洗完的马匹开始发足奔跑,鬃毛上的水珠逆着阳光一路洒落,远远看去,倒像是一串串晶莹透亮的珍珠链子。
  按照龙家的安排,次日一大早,众人便被仆佣们叫醒,洗漱完毕后,聚在一起用餐。
  早餐倒是简单可口,羊肉炊饼配一壶俨茶,提神醒脑。又另用小锅,吊在生好火的木堆上,用去壳粟米加清泉水,细细熬了粥,色泽金黄,入口即化,颇受女宾们欢迎。
  众人食毕,便由龙家老大一路殷勤陪护着,来到湖边洗马处。
  龙家养马时日不长,走的是贵精不贵多的路子。整个马场,不过四群马,每群百二十匹,共计六百匹马左右。
  数量虽然不多,马种却颇精良。龙念远不惜重金,从于阗、花汗、乌孙等地引进良种,又请了经验老道的牧马人,精心喂饲,自觉自家这批马实是骨骼优秀,傲视群伦。是以打一开始,目光就放得极长远,想要的不是眼皮子底下这点市场,而是整个河西路甚至京城的销量。
  一匹良驹,本地的豪客若肯出一百两银子,京城贵人们的出价便能翻个五倍。便是扣除路途上的耗费,这差价也足足有余。
  奈何这批让龙念远十分自负的马儿,却似是不能入李允顺的青目。
  “龙老大,你这些宝贝马儿怕是不能负重吧?我瞅着这腰身细长,骨架不大,腰腹不过一围之量。若是套上马铠,骑上一个壮汉,估摸着就到了耗力极限。再加兵甲的重量,怕是要被压垮。这体高也太高,若没有马童帮忙,军情紧急时极难上马。不好,十分不好!“
  龙念芳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模样,气得捏着马鞭的手青筋暴起。顾及到做主人的待客之道,以及李允顺的身份,这一鞭子硬是没有挥出去,算是她龙五小姐少有的雅量隐忍了。
  昨晚两人搭档,你抢我夺,完美配合,顺利错失宝剑狐裘,便自此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龙念芳看李允顺,油嘴滑舌,放荡不羁,比他的同侪曹宗钰,差了天远地远。
  李允顺瞅龙念芳,疯癫泼辣,毫无女子习气,直是个错生了壳子的男人婆。
  两人大路朝天,鼻孔各一边,本是断然没有继续交往说话的兴趣的。
  今日龙念远陪诸人出行,却偏偏分派了李氏兄妹给龙念芳照顾。
  龙念芳且还推脱不得。
  龙念远自己要陪最紧要的郭曦和安舒两人,分身乏术。于阗的尉迟德兄妹与曹安康稔熟,龙念芳便拜托了曹安康照应。敦煌城里这些高门子弟,原本就与龙家熟不拘礼的,自是不用特意照顾。
  就只剩了这夏州来的李氏兄妹,身份地位不低,关系不远不近,自是需要好好招呼,这一数下来,可不就成了龙念芳的分内之事?
  李允顺却偏不老老实实跟在她身后,反而一个劲儿地朝安舒那儿凑。
  龙老大一番看似谦虚,实则自负的介绍,没等来安舒郭曦的点评,倒先等到了李允顺一通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批评,不免有些脸色发绿。
  李若兰跟在兄长身后,自是也听到了这番话。心里好笑,知道这是李允顺故意挑刺。龙老大撮合安舒与郭曦的意思太过明显,李允顺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憋着一口气,趁这儿找补呢!
  虽说自家这位兄长行事经常不靠谱,多有异想天开,不管不顾之处,李若兰不得不时刻紧跟着,以便及时善后。
  不过言辞之间,得罪个敦煌本地富商,这等区区小事,显然是他夏州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她可不用在这种事上,去折兄长的面子,也就放任不管了。
  说起来,他兄妹二人,本就不是为了相马而来。
  曹宗钰今日一早就不见踪影,只是龙念远代他跟众人告了个罪,说是临时有事,已经返城。她顿时兴趣便少了一大半,若非还需顾及颜面,今日压根儿就不想出来凑这份热闹。
  如今兄长出言,削龙家面子,她便也就懒懒地看个热闹,就当苦中作乐了。
  ——————————————————————————————————
  曹宗钰今日走得非常突然,安舒晨起的时候,阿冉跟她回禀,说世子一早来过,交代了几句话就走了,没让惊扰安舒。
  其他话倒还罢了,无非是叮嘱阿冉阿宁注意防卫,万事小心。卫队不可离远,骑马的马匹马具,食用的食物器具,都要确保安全。诸如此类。
  但有句话,却让阿冉觉得好生突兀,百思不得其解。
  曹宗钰那句话是这般说的:阿冉,我想起来,我们私自入城那日,你的易容术使得极妙,想必是有个好地方,好师傅,才能教出你这般的好弟子。
  阿冉学给安舒听了之后,安舒笑出了声。
  这副好心情甚至一直保持到郭曦出现。
  郭曦也觉出了异样。安舒今日看他的神情,颇似狐狸看到鸡。
  他出言暗讽了几句,安舒都笑吟吟地,一副风轻云淡,不跟他计较的潇洒模样。
  他却是没安舒这般好心情。敦煌城内的信息也已经报给了他,职方司辖下出了这等事,他自是动怒,本想立即动身回城,却听说了曹宗钰已经回去的消息,想了想,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这事虽然出在职方司的地盘上,隐患却在归义军那里。曹宗钰本就该比他更着急上火才对。
  此时几人虽同站在一片草丛之中,沐浴在同一片霞光之下,却各有各的想头,各有各的心机,李允顺一番不讨喜的话儿说完,竟是冷了一会场,无人转圜。
  龙念远口里有些发苦,心里飘过一句话:豪门子弟,果真不好伺候!
  倒是帮安舒牵马的穆拉,忽然说了一句:“这些马不是用来打仗的。“
  马上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朝他看过来,穆拉顿时紧张起来:“我说错了话,请大小姐责罚。“
  曹宗钰回城之时,特地把穆拉留下来,供安舒使唤。他自是知道这位大小姐在主人心中的分量,不敢有半分不敬。
  安舒摇摇头,微微俯下身子,看着他,含笑说道:“我倒忘了,你以前在大食,是养过马的。据你看来,龙老爷这批马,资质如何?可还看得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