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36章 多事之秋 上

第36章 多事之秋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子璇最近总怀疑,有人在暗处时不时的盯着她。
  
      之所以说是在暗处,是因为她们被人在明处光明正大的监视着一点儿也不奇怪,子璇身份尴尬,加之陆皇后对她的戒备,昭阳殿内外和子璇身边服侍的宫女中人对这两位奉诏入宫的侯府千金多“看顾”一些必然是得了皇后的默许,在这种堂而皇之的监视下,子璇已经习惯这种尴尬,渐渐开始麻木了。可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种不安的感觉从麻木的神经中再次涌出,一开始子璇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这几天这种不适感不知为何越来越强了。
  
      在内宫之中,能帮上子璇忙的,或者说能体谅子璇处境的,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人。项光这一阵子忽然忙碌起来,张廷臣也时常见不着人影,唯一和子璇在同一个战壕的沈瑶光至今态度都是淡淡的,自打入宫以来,两人说过五句话以上的谈天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完。所以子璇可以寻求帮助的人少而又少,只好在粗使宫人杂役每日来当值的时候偷偷问了问江平。
  
      江平的杖伤已经痊愈,虽然能过来服侍子璇,每天按时来这里当差,做些洒扫擦洗的粗活,但身份依然是掖幽庭的奴仆。子璇虽能从中斡旋把江平从苏宸妃手里救出,可也不能接着给她更多的优待,如果给了,那无疑会招来更多非议,把她和自己都推上风口浪尖。
  
      “我每日来姐姐这里当值,并没有看到有不妥的人在周围,就算是有,皇后那里也不会许别人无故接近您的,“见子璇私下问她,江平倒是丝毫没察觉有什么不妥,出言宽慰道,“我猜,徐姐姐每日随侍皇后身侧,为我家里的杂事周旋,还要抄经念佛,一定是太过疲累了,人一累就容易多想,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如果您实在不放心,就私下里和太子那通个气,小心些总是没错。“
  
      子璇闻言沉默,项光近日正忙,她实在不好意思为自己这一点小事麻烦他们,也许江平说的对,但愿只是自己的错觉,但愿别出什么事。
  
      ---------------------------------------------------------------------------
  
      不光子璇,项光这些日子的感觉也很糟糕。
  
      皇都,太子东宫。
  
      霍啟阴沉着脸大步走进,见太子有政务要议,一众宫人很有眼色的悉数退下,只留项光和霍啟两人。
  
      “殿下,”霍啟站在项光身侧,低声禀告,“事情已经办妥了。”
  
      项光“嗯”了一声,将笔搁下,抬头问道,“京里有什么不好的留言吗?”
  
      “目前看来没有。“
  
      ”那几个逃奴带着账册告到了京兆尹府,折子转送至御前,滇南还在征战,即便是父皇不想理会这些小事,迫于时局,还是会不得不严惩。到时候让我们的人去查,也好多一些胜算,最起码要让一个立场中坚的人去查。“
  
      霍啟神色一肃:“听殿下的口气,此事还有隐情?京中大多人认为,这是滇南王谋逆,敛财的不义之举,按您的说法,此事与党争有关那殿下清楚幕后主使之人是谁了吗?“
  
      “几万名杂役的银米能养活几名兵士够他们花天酒地几顿?“项光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滇南官场复杂,并不全是滇南王的人,恐怕有人想浑水摸鱼。“
  
      “还有什么事需要让我知道的吗?”
  
      霍啟难得犹豫了一下,斟酌半天才缓缓开口:“殿下看出来了此番南下,确实还查出了其他几件事。”
  
      项光见他沉重的面色不由失笑:“什么要紧事,让你这样爽快的人都吞吞吐吐的说不痛快你不必心存顾忌,但说无妨。“
  
      霍啟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挠了挠头:“是,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我们在查访南地银钱账册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账面上的文章,根据那些账簿深究下去我们发现,南地被克扣的不仅仅是劳工杂役们的银钱粮米,当地官府贪墨下的还有部分民间征集的税银,更为严重的,恐怕还有粮草和军饷。”
  
      提起此事,项光面色也是一沉:“此事我倒是早已料到了。各地税赋由地方征收上交至中央,各级官员层层过手,都会有克扣,南地尤甚,粮草和军饷他们恐怕也会趁机捞一笔。这件事继续暗中查访,咱们现在已经有了人证,最好还要拿到实据。”
  
      “除了这个,其他还有什么事?“
  
      “还有就是,此番南下有一个意外发现。“霍啟神色略显凝重,“殿下可还记得已逝的安顺知府?上次您还特意出京南下接过他的女儿。”
  
      “穆成旭穆大人的死因,我们查到了。”
  
      ------------------------------------------------------------------------------
  
      “这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液,人若服食一小瓶下肚,不会立即致死,而是会心悸,胸闷,进而意识模糊,整日昏睡,放佛进入睡梦中,约莫十日后会使人口鼻流血,双目无神,十五日后方会毙命。”
  
      霍啟和徐子璋相互对视一眼,项光手中握着薄薄一张纸条,紧紧的盯着张廷臣。
  
      “此毒久经炼制,价格不菲,毒性并不是最强的,但却是最稀有,最不容易被察觉的一种。”
  
      子璋点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张兄说的不错,一般的□□经人服食,一旦毒发,多会有腹痛流血之症,而此毒服食后使人心悸,乱人神智,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染上了怪病或是发了癔症,很少会往中毒这方面去想,这便足以乱人耳目。而且此毒并非即刻要人性命,半月后方才毒发,更能掩盖具体下毒时间,模糊人们的视线了。”
  
      “没错。一般的毒物经过炼制毒性大增,越纯粹的□□越能使人立刻致命,但此毒反其道而行之,是选用南地一种特有的剧毒,用减毒的药材淬炼,减缓其药性,使人十余日才真正意识到毒发。这种毒的原液产于滇南,采集于一种剧毒的植物,当地人习惯称呼它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